在工地鍛煉讓我吊打蔡徐坤

編輯發布:郭靈杰 ??時間: 2019-08-09?【字體:

    我23年前所有的夏天和今年的夏天是兩碼事,在工地上,才真實體驗了什么是“硬核”。

    每天太陽升起,都有技術員帶我拎著安全帽,登上濺滿紅色土質包漿的狂野SUV,駛向插滿樁柱的修梅大橋。我欣喜的享受著溫柔的日光和湘北平原的微風,原來這只是一個開始。

    技術員用他兩年的經驗告訴我,“你這還是輕的”。說著,掏出手機讓我看了去年肖燦曬脫皮露出鮮紅皮膚的圖片。我看到照片不禁惶恐,想象著日后自己該怎么過的時候,技術員告訴我,“今晚該通宵灌樁了”。

    晚班灌樁工人的衣服被汗水浸濕,順著衣服的袖子往下淌,我亦如此,心想這回蚊子應該清楚它的定位,它的嘴是吸不進去的。結果我的腳踝就被我撓了三天。

    學習技術是一個重回高中數學的立體幾何的過程。“別怕你是專業不對口,只要你會加減乘除就行了”。惠部長的諄諄教誨,我都牢記在心。拾起高考129分的數學成績的尊嚴,在工地灌樁的時候,認真的算起了埋深。工人的心算過程讓我崩潰。我還沒算完,他都已經開始工作了。“我都灌樁10多年了”工人質樸的言語讓我感到踏實,在我好奇他過往幾十年的生活時,他乘機成為了我工地的第二個師傅。

    飯量的增長也讓23歲的我幻想再長高3厘米,成為合格的靚仔。大學從來都是一天一兩頓飯,那時候,懶散的我從來不知道什么是餓。

在安慈項目部食堂,阿姨看到饅頭沒有明顯減少,她的心里就知道,工程部那個孩子準還沒回來。

——程子鑫

 

Sun Mercury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上海快3一定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