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怎么來這兒了?

編輯發布:郭靈杰 ??時間: 2019-07-26?【字體:

    “你學的啥專業?”、“你怎么來這兒了?”,這是我入職以來聽到最多的疑問,也曾是自己一直思考的問題。一個學中文的碩士研究生,來到一個看似和自己專業毫無瓜葛的企業,是對于基建行業的癡迷?太虛假!!!是對于中國鐵建的熱愛?太官方!!!是因為公司前景好、發展好?太奉承!!!最后,也就只剩下“緣”了。入職之前,也不乏各種offer,不乏其他性質的央企、國企等,但最終還是堅守了初心,選擇了中鐵十九局七公司。

 

與君初相識  猶如故人歸

     新城市。珠海,一座被譽為“浪漫之城、百島之市”的宜居城市,也是一座自己從未踏足的陌生城市。帶著對未來的期許,隨著高鐵一路南下,開啟自己人生的另一篇章。

     新同事。建黨日,先遣小分隊從祖國各地集結珠海,為后續到來的大部隊準備著。自詡七公司最帥的重慶小伙——李明宇、鄭大高才生東北姑娘——任美嬌、人美心善東北姑娘——吳虹萱,從初相識的拘謹到最后的放浪形骸。未來工作崗位有你們,有一起入職的八十來位小伙伴,一切也都變得那么坦然。

     新環境。初見機關樓,“中國鐵建”——四個耀眼大字映入眼簾,樓層雖舊,卻似低聲訴說,將中國鐵建的歷史娓娓道來。相聚、別離,似是亙古不變的主題,一句“下次見”,蘊涵了別離時刻道不盡的感慨萬千。當雙腳踏進萬頃沙項目部的時候,也就意味著新征途的開始。前方等待你的,不是冬冷夏熱的板房,而是舒適的小樓房;不是冷若冰霜、勾心斗角的同事,而是熱情開朗、噓寒問暖的前輩們;不是遠離城市的“荒郊野嶺”,而是快遞直達樓下的小確幸;生活總有小驚喜等著你。

 

戲問芭蕉葉  工程知多少

     試想,一個純文科生,關于工地、工程,能了解多少?最近距離接觸莫過于樓房建設,卻也純粹是外行人看熱鬧,今天這棟樓又上去了幾層,說是明天就要封頂了。

     關于時間。選擇了基建行業,也就意味著告別了朝九晚五、告別了雙休、告別了黃金小假期,這一切都是別人的。雖做好了充分準備,但多年學生生活的作息時間則會出現固有思緒,潛意識里告訴自己,明天就是周末。然而,現實終歸是殘酷的,殘存的理智會讓自己清醒,我們已經脫離學校,步入工作,并且選擇了基建行業,行業的特殊性已不再允許我們有那么多自己的時間。慢慢轉變、慢慢適應。

     關于工作。來項目部已近半月,經營好自己本職工作外,公司業務又了解多少?工程知識又知道多少?慢慢熟知、慢慢了解。單個漢字認識,多個漢字組合后,宛如天書;正看倒看貌似無差別的圖紙;又還有多少是自己不知道的。雖然自己不是技術口,但作為中國鐵建的職員,一些常用術語又怎能不了解?看不明白圖紙,可以從最簡單的名詞著手,知道了什么是EPC模式、PPP模式、軟基處理、橋頭跳車現象、塑料排水板、預應力管樁、渠化島、側石、公路護肩、纖維穩定劑、抗車轍劑、抗剝落劑……知道了路面結構、非機動車道路面結構、人行道路面結構的構成,三者是由不同層面組成的。于專業人士而言,這些都是最基本的常識;就如自己所了解的,什么是語言規劃、言語社區、結構主義語言學、元白詩派、尋根文學、魔幻現實主義文學……雖然術業有專攻,但也一直明白,知識面越全,越能適應企業的發展、社會的發展。誠然,保持自己的專長并繼續發揚已經是難能可貴,但我們不能只滿足自己知識的小圓圈,圓圈外面的世界更令人著迷。


仰天大笑出門去  我輩豈是蓬篙人

     “世界是你們的,也是我們的,但是歸根結底是你們的。”這是毛澤東同志在莫斯科大學對當時留學生所說話語,放在今天,放在我們身上,依然適用。我們是新時代中國青年,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新時代的見證者、開創者、建設者。今天,我們是初出茅廬的畢業生,明天,我們會是獨擋一面的將帥之才!公司,等我!祖國,等我!

      既然選擇中國鐵建,便只顧風雨兼程,書寫我們絢爛、無悔的青春篇章!

——錢羅權

 

Sun Mercury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上海快3一定牛